虚允

愿洞察之父保佑你。

我有点皮,明天演话剧,我演范增,然而我在左臂上绑了袖剑一一

我找到了我在九上化学书上写的⋯…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德华爷爷与大团长的日常⋯⋯

最近有事,暂停更。

虚允在此可以保证不坑,愿洞察之父保佑我们!
又及:我不是圣殿,别打我!

据点与谈判3

      作者语:有人吗?求热度。本文时间混乱,勿当真。前期AC电影,后期AC2剧情(从Ezio没成为刺客前开始)。
     上接前文,斯内普逃离刑场,顺便捎带救走了本来会被人烧死的玛丽亚与阿吉拉尔的导师(他在这章开始出现原创名字安东尼奥,即被人尊敬的人)。
    安东尼奥本以为自己这个刺客导师要被敌对的圣殿骑士烧死在火刑柱上,结果却被一个不认识的一同被绑在火刑柱上的黑衣人给带走了,可是他怎么飞起来了?
这个事情哪位刺客同仁能够解释一下?安东尼奥眼前一黑,随后便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斯内普飞过了刑场之后便落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
顺带解决了几个想找麻烦的小杂鱼。由于初来乍到,哪里都没去过,便用了一个指路咒踏上寻找据点的路途。
什么?你说安东尼奥怎么办?一个夺魂咒过去完全无压力好伐?
     其实据点还是蛮好找的。教授先生表示。比起在霍格沃茨时抓用各种手段夜游的小崽子们,寻找一个荒僻的据点在咒语的作用下简单得不得了不得了的。
     斯内普轻轻地叩了叩门,作为以优雅见长的斯莱特林,这种礼貌还是有的。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探出一个长相有点儿凶狠且满脸络腮胡的男人,骂了一句,很不礼貌地询问门外的黑
袍人是谁,喷出一口浓烈的酒气。“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斯内普照着从安东尼奥脑子里看到的“暗号”低声念道。“请进,愿你心宁平安。”满脸胡子的男人也低声说。毕竟刺客是个危险的行业,人换了个也正常。
    斯内普穿着黑色带兜帽的长斗篷走进据点并关上了房子的大门,后面跟着被夺魂咒控制的分部导师安东尼奥(也扣着兜帽)。安东尼奥一阵恍惚,挣离了夺魂咒的控制,随即他弹出袖剑,直接扑向了斯内普。络腮胡男人见此也弹出袖剑,冲向了他。斯内普闪身一躲,袖中甩出了淬了剧毒的飞刀(此为私设,虚允认为教授作为双面间谍应该会有防身抑或自杀的武器,而间谍的身体素质应该支持高强度的精湛的近身格斗),成功射中了络腮胡的手腕。络腮胡男人倒退了几步,被斯内普拿着另外一把有毒的银白泛青的匕首顶着脖子压在门上。
     一阵脚步声响起,房子里大部分的刺客都跑到了门厅里,用各种杂七杂八的武器指着斯内普,但都顾及斯内普用刀顶着的那个人,不敢动手。
      “放下武器,否则他手腕上的有毒的飞刀10分钟也会要了他的命,”斯内普低声威胁道,“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我放了这个人,然后你们给我提供一个工作(到了中世纪但没有钱的教授Emm……)。”“……成交。”
安东尼奥沉默了一会答道。
       几个月后。
       “ 当其他人盲目的追寻真相的时候,记住- ”“万物皆虚。”“当其他的人受到法律的限制的时候,记住-”“万事皆允。”“我们躬耕于黑暗,服务于光明,我们是-”“刺客。”
      (教授成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刺客!撒花!)



Hp+Ac 番外1 阿吉拉尔视角

     阿吉拉尔认为自己完成了一个失败的任务。他是如此倒霉以至于将马车开下了悬崖,还被敌人抓住了,即将被执行火刑。不过阿吉拉尔有点儿奇怪,明明自己的搭档兼恋人玛丽亚骑着四匹快马,她怎么也被人抓住了呢?不仅他们两个被圣殿骑士抓了,连导师也被抓住了,即将被押上刑场。
    “上帝说---他说,人若不安住在我这里,就会被扔进火里,烧成灰烬。几十年来,你们生活在一片因宗教纷争而四分五裂的土地上。但是很快,感谢上帝和宗教裁判所,我们定会清除垢病!”
      阿吉拉尔和他身旁的玛丽亚一起被几个高大的士兵押向刑场。由于长时间被锁在阴暗的囚室里,他有些不适应外面有点儿刺眼的明亮阳光。他看到刑场的那一边押来了自己的导师和一个不认识的黑发穿着黑袍的陌生人。在初夏的阳光下,阿吉拉尔严重怀疑他穿着的密实的斗篷让他很热。
     “你将亲眼看着自己的导师被烧死,然后你也会慢慢死去。”黑骑士走向阿吉拉尔,恶毒地低声对他说。黑骑士绕过他,走向他的导师和那个黑袍人,一手从一旁的刽子手手里接过一个燃烧的火把,一手将油桶里的油倒在导师脚下的干树枝上。阿吉拉尔非常着急,努力地将固定脚下镣铐的铁钉弄松,好去救他的导师。
      “神锋无影!”阿吉拉尔在努力弄坏铁钉的同时听到了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他也正好弄断了镣铐。他回头一看,那个他不认识的黑袍人踏着火刑柱的顶端,一手捞着阿吉拉尔的导师,一手捏着一支古怪的木棍,尖端放出几束血红色的光芒,被扫过的人发出尖厉的惨叫。狂风吹舞着那个人的黑色斗篷猎猎飞舞,好像巨型蝙蝠的大翅膀(不得不说阿吉拉尔你真相了……)。阿吉拉尔挣脱锁链拉着玛丽亚在刽子手与士兵注意那个人时向安全的刺客据点赶去,正好看见了飞翔在空中的黑影。





重生 2

     我在哪儿?斯内普睁开了半是警惕,半是困惑的双眸。斯内普是个很了解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无法上天堂,但由于食死徒那些他昔日的同僚,他也不想下地狱与他们为伴。不过,一睁眼怎么会看到一片人?
      斯内普觉得很高兴,至少他的魔力没有流失,莉莉送给他的百合胸针也没有丢。但他不久就改变了这个看法,因为他发现他正走在被押往火刑架的途中。不过他有些幸灾乐祸地发现刑场的另外几个入口也走来好几个要被处死的人。但当他看到自己所穿的衣服时,他立刻散发出了阴沉的气息。“哦,梅林,该死的,我怎么还穿着我死时的衣服?!”这是一个有洁癖的魔药大师所不能忍受的。
       “上帝说---他说,人若不安住在我这里,就会被扔进火里,烧成灰烬。几十年来,你们生活在一片因宗教纷争而四分五裂的土地上。但是很快,感谢上帝和宗教裁判所,我们定会清除垢病!”
      斯内普有点奇怪,但是当他向高台上望时,他看到了一个酷似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教士在那里高声喊着宗教煽动性极强的话语,他明白当他在尖叫棚屋被黑魔王的蛇---纳吉尼咬死时,他进行了一次在魔法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时间旅行,而且他旅行到了中世纪。斯内普被士兵锁在了火刑柱上。
     “你们面前的罪人,企图保护格拉纳达的异端王子,还有我们圣战中的最后一个异端据点,今天在国王和王后的见证下,我发誓我们将在上帝的神圣之火中,洗净自己,且看上帝的旨意!”
      斯内普觉得有点儿懵,他根本不认识什么王子,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作了一回保护异端的人。因为他自己就算是异端,也无法掩盖他在作为食死徒时亲手杀过或折磨过很多无辜的人。
       “你将亲眼看着自己的导师被烧死,然后你也会慢慢死去。”一个大块头的黑衣骑士向斯内普和他背后一起被锁着的“导师”走来,一手从一个士兵手里接过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的火把,一手将油桶中的油倒在柱子下的干草堆上。“不为自己,只为未来,献上荣耀。”斯内普决定不再旁观,他袖子中的魔杖闪着不详的黑芒。
      “神锋无影!”斯内普默念道。他自创的危险而又强大的黑魔法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中展现出它的威力。柱子和镣铐应咒而断,斯内普挣开锁链便是几个钻心咒,随及便一个咒语自己如同一只黑蝙蝠一样飞了起来,一把捞起了“导师”,在摄神取念的作用下飞向了他们所剩下的没有被敌人发现的安全的据点(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用摄神取念咒?当然是人生地不熟,无地可去了呗:-( )。
        (连载中……)


Hp+Ac涅槃1

     死亡·序曲
     楔子
      除夕将近的空中,
  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
  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
  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
  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
  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
  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
  香木集高了,
  凤已飞倦了,
  凰已飞倦了,
  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
  一星星的火点迸飞。
  凰扇火星,
  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
  凰又扇,
  山上的香烟弥散,
  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
  香木已燃了,
  凤已啄倦了,
  凰已扇倦了,
  他们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
  凤起舞,低昂!
  凰唱歌,悲壮!
  凤又舞,
  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
  自天外飞来观葬。
                
                
                  
    斯内普躺在尖叫棚屋冰冷的地板上,静静地等死亡降临。对于他这样的双面间谍来说,或许最好的结局便是安静地,独自地迈向死亡的彼岸。他空洞的黑眸看向无尽虚空,苍白泛黄的手指紧紧捏住莉莉送给他的百合胸针,待死神取走他罪孽深重的灵魂。
     黎明要到来了,黑暗的天边绽放出灿烂的金红色。金丝银线缠绕着黎明,黑暗退却了。但胜利的背后又压着多少累累的坟茔呢?